1. 金融文库首页
  2. 互联网职场
  3. 网圈那些事

“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的张朝阳回忆“闭关”心路历程

从2011年年底,到2013年年初,张朝阳闭关一年多。杨澜后来问他怎么了,他说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买什么都买得到,但就是有无尽的痛苦,自杀的心都有。‘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他告诉知心杨大姐。

 

“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的张朝阳回忆“闭关”心路历程

“我觉得我出问题了,我跟我的团队说,我不能工作了,我要去寻找我的解决方案……我真的什么都有,但是我竟然这么痛苦。”久未在公共媒体上露面的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近日接受了《杨澜访谈录》专访,首次袒露了自己闭关一年多来的心路历程。

2012年互联网风云变化、沧海桑田,移动互联网人数首次超越PC,微博、微信横扫社交网络,巨头大战此起彼伏….而就在这分外热闹的一年中,闭关长达一年半时间的张朝阳也宣布“重出江湖”。

“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的张朝阳回忆“闭关”心路历程

2013年1月,张朝阳发布一条微博:“闭关一年多,重新进入地球,发现三件事:

1.人人都在用微信。

2.人人都在说好声音以及梁博等对我来说陌生的名字。

3.好像是开了十八大,民心从骂街和用脚投票变成了建设性和拭目以待,改革开放好像又时髦了。

而这段时间里,张朝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幸福跟钱多少真的没关系”

去年曾有一则互联网圈的八卦在微博流传,其中提到有一位大佬曾饱受忧郁症折磨。现在看来,这位大佬就是张朝阳。这位曾自称“中国互联网有钱又有名的第一人”的风云人物,在压力之下,一度陷入精神危机。

 

谈到自己的事业,张朝阳用“备受煎熬”来形容这些年的经历。他回忆说,从1996年融资时就非常困难,四处奔走。1999年,新浪崛起,迅速超越搜狐,当时董事会不信任他,随时可能会换CEO。2000年,新浪成功上市,搜狐还遥遥无期,直到上市的最后关头还差点没上去。

“在与董事会复杂的斗争中,我学会了权术,从一个学生变成了对利益关系有清醒认识的人。我的生活充满了竞争、危机和压力,远非外人所见的风光和得意,其中的艰辛和孤独只有一个人默默承受。”张朝阳说。

张朝阳用李彦宏举例,百度要融资时可以用搜狐的成功做为例子,因此李彦宏的投资人都允许他先不赚钱,把搜索做好后再盈利,而搜狐当时的投资人不懂互联网,对盈利特别看重,导致搜狐只能“哪有商业模式去哪”。

张朝阳总结说,闭关结束后有三个变化,接地气、谦卑、幸福观。“以前我曾认为别人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很少理睬那些主动接近我的人。现在我彻底变了,生命中每一分钟都是很有意义的,那一时刻遇到那个人跟你说话,一定是有意义的,他也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以前我曾经认为,越有钱,越有名气,就越幸福。但是经过这两年的闭关,我认为钱多不是幸福的保证,钱多少跟幸福没关系。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越有钱、越成功如果没有管理好自己,往往更容易让你陷入精神的痛苦。”张朝阳最后说。

“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的张朝阳回忆“闭关”心路历程

“两年多前大家都在玩微博,搜狐也在千方百计把微博做起来,现在也不用跟新浪竞争了,好像现在都在玩微信。这是我发现的最大的一个变化。”不仅如此,曾在娱乐圈混迹多年的张朝阳还发现,现在娱乐圈火起来的人自己也不认识。

2012年,用张朝阳话形容,是自己“最悲催”的一年。焦虑、抑郁,精神常常处于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恐惧状态。“我有很多恐惧,但都没办法描述……脑子里的一些虚妄的想法赶不走,这种想法非常恐怖,以前用脑过度导致脑子出现一些死循环。”

“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的张朝阳回忆“闭关”心路历程

如何解释这种精神状态?张朝阳认为,成功之后被媒体的追捧,导致自己对成功的管理出了点问题。“成功者往往什么东西都必须按照自己的意图走,我变得更加完美主义者,想要控制事情的结果,甚至认为我可以活150岁。”

用2012年最火的一句流行语“你幸福吗”来提问张朝阳,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幸福跟钱多少真的没关系”。重压之下,张朝阳开始在痛苦中探索,救助于心理医生,甚至在哲学中寻找自己焦虑的原因。

“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的张朝阳回忆“闭关”心路历程

孤独也是将张朝阳推入精神深渊的另一只黑手。“你是不是害怕婚姻?”面对这样的问题,张朝阳的回答开始含糊不清,“这个话题现在还没与定论。我并不抵触婚姻,也不是不喜欢小孩,只不过是因为名气越来越大,突然发现我不用结婚了。不过,我已经开始改变,不会再试图抵触传统的习俗。”

“我的傲慢别人都没有”

“中国互联网有钱又有名的第一人”是张朝阳自己送给自己的称号。当然给他这种自信的有自己事业的成功,还有周围人群及媒体的追捧。“这种就滋养了我的虚荣和自我膨胀,我表面上很谦和,实际上非常傲慢,这种傲慢的尺度是我见过的周围的名人、明星所没有的。”

“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的张朝阳回忆“闭关”心路历程

这种心理状态也同样体现在张朝阳的事业上。张朝阳从小对自己要求苛刻,甚至考试没得第一就惩罚自己去冬泳。在中国互联网的巨头竞赛中,看到被李彦宏等对手超越,张朝阳一度觉得“非常不愤儿”。

1998年搜狐开始风靡,1999年张朝阳去深圳宣传《连线》杂志的专栏作家尼葛洛庞帝的《数字化生存》的理念,受欢迎的程度堪比摇滚明星,“后来马化腾告诉我,当时他就坐在观众席上,”张朝阳说。

事实上,风光背后张朝阳的创业之路也分外艰辛,甚至备受煎熬。他回忆说,从1996年融资时就“特别悲惨”,四处奔走;1999年,新浪崛起,迅速超越搜狐,当时董事会不信任他,“当时最怕董事会到一个城市吃午饭,因为说着说着就可能换掉我,一旦这样搜狐就散了“;2000年,新浪成功上市,搜狐还遥遥无期,直到上市的最后关头还差点没上去。

“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的张朝阳回忆“闭关”心路历程

在与董事会复杂的斗争中,张朝阳学会了权术,从一个学生变成了对利益关系有清醒认识的人。“我的生活充满了竞争、危机和压力。远非外人所见的风光和得意,其中的坚信和孤独只有一个人默默承受,每与人可以分担,”张朝阳说,“从1999年到2003年,我花了4年时间才让董事会战争基本结束。”

2006年开始,腾讯、百度。阿里巴巴、360等公司崛起,挑战搜狐的地位,2012年微博和微信开始风靡,用张朝阳的话说,“就像左右扇了我两个耳光”。

张朝阳认为,相比搜狐,百度等公司后来的融资等发展相对容易的多。“李彦宏的百度去融资的时候,可以用搜狐的成功做为例子,李彦宏的投资人不要求他先赚钱,而是先把搜索做好”,但搜狐的状况完全不同,投资人不懂互联网,对盈利特别看重,迫使张朝阳“哪有商业模式去哪”。

“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的张朝阳回忆“闭关”心路历程

2017年张朝阳参加10公里横渡

2012年重出江湖之后,张朝阳认为,新的压力都是好处。“该干嘛干嘛,”他说,“经过闭关之后,这些混战构成了我人生的兴趣,而且我以前的纠结也没有了。”

“以前我认为生活享乐太有意思了,我还想能不能什么时候退休算了,搜狐交给别人来打理,我就整天坐着大飞机,去巴黎喝咖啡。”张朝阳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人心总要有个依处,工作是人生快乐的一部分,我现在面对工作是更淡定的状态。”

关于张朝阳的弟弟——果义法师

张朝阳对弟弟果义法师说:“如果你不出家,在这里的也许就是我,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殊途同归的。”

“我这么有钱,却这么痛苦”的张朝阳回忆“闭关”心路历程

张朝阳(左四)和弟弟果义法师(左三)

果义法师:“我们家是注定要出修行人的。我是1968年出生在西安市东郊的一家兵工厂,俗名张雷。我的父母亲都是五、六十年代西安医学院的本科生,父亲是厂里附属医院的副院长,母亲是儿科医生。我在家行三,老大叫张朝阳,在美国拿到物理学博士后,回国创办了搜狐公司;姐姐叫张静,也是在美国留学海归的,现在是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总裁,资产超亿,老幺叫张涛,在北京从事房地产开发,事业发展也很顺利。

我的父亲性格温和,老实善良,在当地人称“张大善人”,家里的一切内务外交都是母亲做主。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父亲从没有向我们发过火,母亲要打我们的时候,我们总是躲到爸爸的身后。附近要是有人生了病,只要找到我爸,不论是白天黑夜,父亲总是背着药箱随喊随到,有些家庭困难的,父亲就免费给他们发药,回来后自己把钱补贴上。

在我的印象中,老大朝阳小时候总爱玩和尚道士的游戏,经常和我们讲唐僧取经的故事,在朝阳的内心深处有一种深深的宗教情结。2011年5月27日,他来法门寺看我时说:‘如果你不出家,在这里的也许就是我,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殊途同归的。’姐姐和小弟也都有着浓郁的宗教感情,每次来到法门寺,总是从我这里带回去很多的佛书。”

问:“你出家近二十年来,有些什么感触?”

果义法师:“佛法是真实不虚的,如果你的修行非常精进,达到一定的境界,你的人生烦恼和种种世间的疑虑都会消除。我是西北大学毕业的,在大学期间就开始接触佛法,并拜了西安著名的禅宗寺院卧龙寺静一禅师为师。当时我也有种种疑虑,我是学科学的,并不迷信,凡事都喜欢探索个究竟,毕业后我分配在西安的一家科研单位,工作环境非常好,如果我不出家,继续深造读个博士是没问题的。

“有一天静一恩师告诉我,他要去云南鸡足山闭关,我就这样跟着他告别了尘世,踏上了一条崭新的人生之路。随着岁月的流逝,通过闻思修的不断沉淀,我过去的种种疑惑都渐渐消失……”

本文转自网络网络,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金融文库」立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金融文库」仅提供免费交流与学习,相关内容与材料请勿用于商业。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号:Jrwenku8

邮件:service@jrwenku.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