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金融文库首页
  2. 互联网职场
  3. 网圈那些事

谷歌创始人的青涩岁月:曾想100万美元卖掉公司

“我们俩都有些令对方厌恶”。谢尔盖·布林在接受《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曾这样回忆他与拉里·佩奇的首次相遇。未来的两位谷歌创始人对彼此的第一印象都很差。

“能够进入斯坦福大学,我简直太激动了。要实现那样的抱负(指创业)没有比斯坦福更好的地方了,我一直都向往硅谷。”拉里曾这样对《The Search》一书作者约翰·巴特尔说。

谷歌创始人的青涩岁月:曾想100万美元卖掉公司

风云初起双雄会

1995年3月,拉里进入斯坦福大学读研究生,在这里他遇到了已在这里读书的谢尔盖·布林。谢尔盖自愿带新生利用周末时间熟悉校园,初来乍到的拉里对斯坦福的大学环境很不适应。他曾回忆说:“一开始一切都令人恐慌。我总是在不停地抱怨。”拉里的喋喋不休让谢尔盖非常反感。

但随后两人不打不相识地成为朋友,两个人都不像校园里的大部分学生那样喜欢读小说、看电影或听音乐会,当时校园里的学生为了日后进入美国的所谓 上流社会而热衷于练习打高尔夫,而他们则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不是一种好运动,纯属瞎耽误工夫。两个人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参加各种科技展览会,并对参展的各 种又新又酷的技术刨根问底。

他们喜欢上网,谢尔盖称:“当我们浏览互联网时,我们没有去看星座运势,也没有加入交友网站。我们感兴趣的是搜索那些能真正影响人们生活的信息。”

上学期间,谢尔盖还有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癖好——撬锁,他的斯坦福校友布兰恩·兰特曾回忆说:“他是个了不起的撬锁专家。”他的一位好友回忆他们曾密谋潜入系主任办公室修改学分,但似乎未成行。

后来谢尔盖的这项技能曾用上“正途”,他和拉里的计算机和服务器放在其研究生住处的起居室里,这些设备给有限的电力负载造成了麻烦,电线断路 了。谢尔盖成功地闯入所在楼层的地下室,重新安装了电路断路器。谢尔盖曾得意地回忆:“幸运的是,我掌握了开锁技能,所以我们能够进入到那里。”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与拉里的邂逅,让谢尔盖充沛的精力有了用武之地,他们由此开始了网络搜索引擎的探索之路。

拉里与谢尔盖准备为自己的搜索引擎起一个名字,起初准备采用的名字是“What Box”,中文可以译为“月光宝盒”。但他们随后发现它的发音很像“湿盒子”(Wet Box),在英文中,这听起来像个色情网站,于是他们弃用了这一名字。

一天,拉里翻阅美国数学家爱德华·卡斯纳的《数学与想象》,书中提到1938年爱德华准备为一个巨大的数字——10的百次方命名时,他9岁的侄 子弥尔顿发表意见:“这样大的数,非得用一个怪名Googol不可。”爱德华就此采用了这个名字。数十年来,这个词作为一个生僻数学名词默默无闻。

拉里很喜欢这个词,因为它可表达网络的浩瀚,并凸显其搜索功能的强大,于是准备用它做搜索引擎及公司的名字。谢尔盖也喜欢,可是他有些担心直接用这个名字会带来商标名称归属问题,于是他们将其修正为“Google”。

关于Google一词来源的另外一个版本是:拉里与谢尔盖原准备直接采用“Googol”,但他们忘了它到底该怎么拼写,结果他们拼错了,于是注册了“Google”域名,等他们发现时,注册已经完成。他们将错就错,沿用下来。

差点以100万美元卖掉

为了开展搜索业务,拉里与谢尔盖刷爆了三张信用卡,购买了一批硬件。随着用户访问量的快速增加,数据库规模迅速扩大。他们的硬件设备不够用了, 但没有资金来增添设备,于是他们想尽一切办法,锱铢必较,自己购买零部件组装设备。时为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统负责人的查利·奥吉斯说:“为了节省一分钱, 拉里愿意搜遍整个世界。”

谷歌创始人的青涩岁月:曾想100万美元卖掉公司

情急之下,他们钻进学校的仓库里翻找没有人认领的电脑,然后毫不客气地拿走使用。谢尔盖曾不好意思地为自己这种行为辩解:“我们猜想,如果一台电脑的主人没有马上把它们拿走,就证明他们不着急用,我们就先借来用用。”

期间,捉襟见肘的拉里与谢尔盖一度想把他们的搜索引擎技术卖掉。

1998年3月,在一家名叫东方美食家的中国餐馆里,他们和DEC公司的保罗·弗莱厄蒂会面。保罗是他们斯坦福大学的学长,是DEC公司AltaVista搜索引擎的设计者之一。拉里与谢尔盖希望学长能购牵线,让DEC公司花100万美元买下他们的搜索引擎技术。

保罗答应回到公司会为他们美言几句。过了几周,拉里与谢尔盖得到了DEC公司的回音,他们说不准备收购Google。保罗说DEC公司不希望在技术上仰仗外人。“那些管理工程技术部门的人不太愿意从外部引进技术,他们有着非常强烈的门户之见。”

DEC是一家老牌的小型机生产厂商,上世纪60年代,DEC曾引领计算机小型化发展浪潮之先河。可惜,到了90年代中后期,DEC已经老迈。

如果买下谷歌的的搜索引擎,DEC也许能够重新走上搜索一线,谷歌的历史会改写。在错失并购Google良机后不久,DEC也轰然倒塌,被康柏公司并购。

拉里和谢尔盖还找到了另外一家做搜索业务的Infoseek公司。值得一提的是,后来创办百度(微博)的李彦宏在这家公司打过工。结果,Infoseek公司创始人史蒂夫·基希尔当时让他们走开!

作家菲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说过:“创造者和天才在事业初期差不多都被当作过傻瓜。”

屡吃闭门羹的拉里给自己打气:“不要介意。我们还是要持续地改进它,也许有一天它会成为一家公司,也许它会成为一项伟大的研究。”

1998年8月,到处找钱的拉里与谢尔盖见到了Sun公司联合创始人和著名的投资人安迪·贝托尔斯海姆,让安迪略微吃惊的是这两个小伙子没有任 何商业说明书。但阅人无数的安迪感觉到这两个年轻人的异于常人之处,他耐心地听完他们的讲解。安迪后来回忆说:这是几年来我听到过的最好的想法,我希望能 够成为其中的一分子。”

安迪说:“哦,我们可以讨论一些问题。我为什么不干脆给你们开张支票呢?”他问他们需要多少钱,他们回答5万美元左右。

安迪认为这个数额不够用,他给他们开出了一张10万美元的支票。安迪也承认:“在我的构想里,他们也许可以吸引数百万的搜索用户,然后再利用这些访问流量来赚钱。我当时没想到它会发展到今天这么大。没有人能想得到。”

拿到支票的拉里非常兴奋,为了表示庆祝,他和谢尔盖一起去吃了一顿“大餐”——汉堡王的汉堡包。拉里承认那种快餐是非健康食品,但它的色香味令人留恋,而且便宜。

那张支票在拉里的书桌里躺了两周,直到他们办完公司的各项手续,开办了公司的银行户头,才被入账。

拉里和谢尔盖随后准备租一处办公地点。这时在英特尔(微博)公 司工作的苏珊·沃西基刚买了一套房子,希望出租一部分给学生,好减轻还贷的压力。她认为拉里和谢尔盖是不错的房客,因此以1700美元一个月的价格出租给 他们一间车库、三间房间和两间浴室,屋里有一台洗衣机,还有热水器。她回忆说:“我们当时以为他们只会白天待在那里,而我们恰好白天外出工作,因此我们不 会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但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一天24小时在那里连续工作。”苏珊·沃西基的妹妹安娜·沃西基后来成了谢尔盖的妻子。

“星随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拉里与谢尔盖把一切拾掇好,准备开一个Party来庆祝公司的诞生。他们没有料到开业这一天,一位不速之客闯了进来,并在创投史上留下一个脍炙人口的故事。

开业日小插曲

“这个故事已经‘臭名昭著’了,所以我时常开玩笑说我其实不懂投资,Google在我面前都没有发现。”乾龙创投基金创始人查立曾这样回忆。

谷歌创始人的青涩岁月:曾想100万美元卖掉公司

1998年9月7日,查立和搜索网站Excite.com的创始人Mark.V.H在一家餐厅吃饭。当时,30出头的Mark已是亿万富翁,在 硅谷名声显赫,他在斯坦福读书时就和同学创办了Excite搜索引擎公司,紧随着雅虎上了市,坐上了当时世界上第二大搜索引擎的宝座,雅虎是老大。

他们坐在沿街落地窗边的餐桌旁,午后令人有些慵懒的阳光透射进来,餐厅里的顾客很少,气氛有些沉闷,他们把目光投向窗外。

突然,马路对面街边小店的二楼房顶上,爬上去了两个小伙子,他们将一块白色旧床单做成的条幅费力地挂在了二楼的临街墙上,他们笨手笨脚的行为让人为其捏了一把汗。

条幅的展开让人松了一口气。查理仔细地看了一下,上面有六个五颜六色的字母——Google,上方写的是“隆重开业”,下面有一排黑色的小字:下一代的搜索引擎。

“搜你们个头啊!”作为当时搜索引擎领域大佬的Mark对此嗤之以鼻,他认为这些家伙不知天高地厚,因为这个星球上的搜索引擎市场大局已定,由 当时四大已上市的搜索引擎公司——雅虎、Excite、Infoseek和Lycos所左右,决斗只能在它们之间展开,其余公司无缘置喙,更别说新来的家 伙。

作家克劳斯·施梅在《大卫挑战歌利亚》书中描写这一时期的搜索引擎市场时,称雅虎、Excite等公司“虎踞龙盘,坚不可摧,似乎要把任何闯入其领地的新手生吞活剥”。

Mark对挂条幅的年轻人不屑一顾。而查理呢,据他回忆,因为随后还要在附近约见另外一个朋友,就独自在街上遛达。由于无聊,他决定上楼看看这帮年轻人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在二楼的一个露天阳台上,几个年轻人如同孩子般,大呼小叫地拖着自来水管打水仗,水花四射。

看到有人上门,他们急忙停止玩耍,上来打招呼。原来谷歌(微博)在这天晚上举办庆祝公司开张Party,因此特意在阳台上洒洒水,好让聚会场地变得清凉些。他们以为查理是受邀的客人。

既来之,则安之。查理逛了一下谷歌的办公室——如果那叫办公室的话。其实也没啥好逛的,站在门口就可一目了然。据作家Ken Auletta描写,当时谷歌办公室里“有三张桌子、三把椅子,还有一张可折叠的乒乓球台,因为打开后,屋里实在无处可放……他们的办公桌是用破旧的木门 搭在锯木架上拼成的”。

当时一个矮瘦小伙子上前和查理打招呼,并打印了几张拓扑图,兴致盎然地给他介绍起谷歌搜索原理。查理有些不以为然地听着。

楼梯间忽然传来一片嘈杂声,看来参加Party的大批客人到了。查理看了一下,都是些年轻面孔,基本上都是念书的学生。被人群簇拥的一位年轻人 看到查理,就过来和他握手攀谈。这个年轻人连名片都没有,只是随手撕了一张纸条,写了个邮件地址和电话给查理,希望保持联系。查理后来在他的书《给你一个 亿,你能干什么?!》中记录了以上的场景。

呆了一会儿,感到无聊的查理挤出人群。下楼后,他随手把那几张拓扑图以及那张手写“名片”扔进了垃圾筒。

后来,查理发现那位给自己手写名片的就是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作为风险投资人的查理曾在自己的博客上称:“我捶胸顿足,后悔莫及,那天 我为何不在那楼上的破屋子里再多磨蹭一会儿,好歹也塞给谢尔盖十万八万(美元)的,今天即使没有3000倍,也有个300倍回报吧?”

斯坦福校花的评价

1999年1月,拉里和谢尔盖接受了德国杂志《Stern》的专访,在这次采访中,谢尔盖透露,他们俩当时的工作职责之一是:“倒垃圾,为员工 取盒饭,检查工作电话是否正常,订购工作电脑,反正是什么都管。我们上周全职员工数量为4名,本周达到5名,下周将达到6名。估计今后我们全职员工数量将 持续增加。”

谷歌创始人的青涩岁月:曾想100万美元卖掉公司

2月,他们搬进新的办公室,虽然条件仍然很简陋,但比原来的条件要好点,一张乒乓桌就成为他们正式的会议场所,8名员工在办公室里都转不过身来,一个人要出门,所有人都得起身挪开椅子才能腾出地方。但公司业务在慢慢启动,他们开始继续招聘员工。

一天晚上,斯坦福大学的校花玛丽莎·梅耶尔坐在电脑旁,一边吃着意大利面,一边收看电子邮件。她忽然看到了一封主题为“请来Google工作”的招聘邮件。

“讨厌耶!不请自来的垃圾邮件。”她原打算直接按Delete键删掉,但在俯身放碗时不小心碰到了空格键,邮件被打开了。

阅读邮件时,玛丽莎忽然想起她的老师以前提及的两个怪人。当时,她正在准备一篇关于网页搜索的论文,老师曾指了一下楼上,说四楼有两个家伙在做 类似的事,并建议玛丽莎找他们交流一下。可是,玛丽莎对斯坦福的博士们没啥好印象:“我知道那些斯坦福博士是什么模样。他们喜欢踩着轮滑鞋在校园里窜来窜 去,喜欢拿比萨做早餐。他们经常不洗澡,而且在过道里撞到你时从来不说Sorry。”

不过这封邮件引发了玛丽莎的好奇心,她决定去会一会四楼的那两位博士生——拉里和谢尔盖。美国未来学家斯图尔特·布兰德曾说过:“在合适的地点出现的合适信息,能改变你的生活。”

有着瓷器般光泽皮肤和金黄色头发的玛丽莎,优雅地坐在谷歌公司两位创始人面前,谢尔盖按照招聘工程师的标准询问了她一个多小时。玛丽莎日后晋升为谷歌的高管,曾被《新闻周刊》称作“当代最有权力的女性之一”。

还是回到1999年年中,这一天,刚和谷歌签约不久的玛丽莎正准备参加斯坦福大学举办的毕业典礼,她的老板拉里与谢尔盖忽然出现在视线里,他们 穿着短裤,蹬着溜冰鞋,滑过来跟玛丽莎和她的父母交谈。聊到毕业典礼,拉里忽然冒出一句:“哎呀,我好像也是今天毕业,我得去看看。”然后,他蹬着溜冰鞋 滑走了,回来时拿着他曾经嫌麻烦而没有去取的硕士文凭,当时他已在读博士课程。玛丽莎的父母惊诧不已,他们开始质疑女儿选择的这个公司是否真的有前途。

6月24日,玛丽莎正式上班,那天也是谷歌的一个重要日子,网景浏览器刚刚把谷歌列为默认搜索引擎。他们原来计划接收网景五分之一的搜索请求, 不料网景全都发来了,结果搜索请求蜂拥而至,谷歌一下子瘫掉了。大家四处找拉里来解决问题,却不见其踪影。上午11点,玛丽莎到公司厨房找吃的。她惊讶地 发现拉里藏在角落里,他孩子气地说:“我躲起来。网站瘫了,太糟糕了!”

那天,玛丽莎工作到凌晨3点,她疲惫不堪地爬上床,总结第一天上班的感受,她觉得谷歌成功的概率大概只有2%。(作者姜洪军,本文摘自《谷歌风云》一书,科学出版社出版)

“创业是一种激情犯罪”

作家理查德·勃兰特说过:“创业是一种激情犯罪。它需要动机、手段和机会。”

谷歌创始人的青涩岁月:曾想100万美元卖掉公司

“创办Google的时候,我和谢尔盖还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我们当时还不确定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我有一个疯狂的想法, 就是要将整个网络都下载到我的计算机上。我告诉我的导师我只需要一个礼拜来完成这项工作。可是,在经过一年之后,我仅仅完成了一部分。”拉里曾这样回忆。

拉里接着自嘲地说:“所以乐观精神很重要,在设定自己的目标时,你需要有一点傻劲儿。在大学里我学到了一句话‘一切皆有可能’。它让我很受启发:我们应该做大部分人不会做的事情。”他还说过:“当别人都没疯到这种程度时,你面临的竞争就很小。”

拉里和谢尔盖的Google飞轮在转动之前,经历了所有创业者都面临的困难,资金、品牌、人才、市场方面的问题接踵而至,他们也屡经挫折。

“激情并不能保护你免受挫折,但它能保证任何失败都无法阻挡你前进的脚步。”作家比尔·斯特里克兰则这样说。

除了激情之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天已成为谷歌CEO的拉里,早年就针对自己在创业上可能面临的性格上的某些不足做着理性的弥补,曾努力地做一些 拓展社交能力的事情,譬如他在上大学时就主动担任了一个工程领域的学生会会长职务。他在学习工程学的同时,还有意识地选修商业课程。他曾回忆:“我意识到 我会发明一些东西,而且我也想改变世界。但为了达到目的,我必须要让这项技术被人们采用。也许从12岁时,我就知道我最终要创办一家公司。”

本文转自网络网络,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金融文库」立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金融文库」仅提供免费交流与学习,相关内容与材料请勿用于商业。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号:Jrwenku8

邮件:service@jrwenku.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