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凡被取消阿里合伙人资格,今天我们聊聊阿里巴巴的高层管理架构与合伙人制度

阿里昨日公布了针对天猫、淘宝双总裁蒋凡的内部调查处理结果,阿里集团认为蒋凡家庭问题处理不当,给公司声誉造成影响,对他进行了处罚:

1、管理层提议并得到合伙人委员会批准,即日起取消阿里合伙人身份。
2、记过处分。
3、降级。职级从M7(集团高级副总裁)降级到M6(集团副总裁)。
4、取消上一财年度所有奖励。

这一处理结果,可以说很严格,因为阿里合伙人资格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位置,其次职级从M7(相当于P12)降到M6,也可以说阿里有意保护当事人,还留有余地,目前蒋凡的双总裁实权并没有受到影响。

这个八卦已经扑天盖地了,这里就不多说了,今天我们来聊聊阿里的管理架构与合伙人制度。

最高的是阿里常委,掌握阿里最高权力,约有7人,马云蔡崇信是终身委员,其他人轮替,这里面没有蒋凡。

再往下是阿里“五新执行委员会”,有十几人,这里面有蒋凡。

阿里“五新执行委员会”于2017年成立,由CEO张勇担任委员会主席,统筹包括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菜鸟网络等阿里生态体系内的所有力量,全力投入建设“五新”(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

根据阿里对外公布的名单,“五新执行委员会”成员还包括井贤栋(蚂蚁金服ceo)将出任“五新”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其他成员包括:童文红,邵晓锋(郭靖),王帅(奔雷手),张建锋(行颠),赵颖(芷雪),倪行军(苗人凤),吴泽明(范禹),蒋凡,万霖,靖捷(以上为2017年名单)。

再往下是合伙人委员会,根据2019年11年阿里公布共有38人,蒋凡被开除的是这个委员会。

蒋凡被取消阿里合伙人资格,今天我们聊聊阿里巴巴的高层管理架构与合伙人制度

蒋凡被取消阿里合伙人资格,今天我们聊聊阿里巴巴的高层管理架构与合伙人制度

下面我们就来详细来了解一下阿里成立合伙人委员会的来龙去胧。

阿里合伙人制度原型来自两家外资企业——投行高盛和咨询公司麦肯锡,这两家企业均采取合伙人的治理架构。马云认为这一制度保证了高盛和麦肯锡稳定快速的发展和独立自主的文化。马云等创始人的理念是仿效高盛和麦肯锡的模式,将管理层分为三个梯度以推进公司运作:新进人员负责具体执行,中层负责战略管理,创始人主要关注人才选拔和企业发展方向。

另一方面,阿里创始人的持股数量已随着阿里的持续融资及上市被逐步稀释,目前查询到的阿里巴巴(BABA)的主要股东为软银、Altaba(雅虎)、马云和蔡崇信,分别占股25.9%、9.4%、6.2%、2.2%。软银和雅虎为阿里巴巴的第一、第二大股东,马云持股比例不高,但为什么马云牢牢的掌握了阿里巴巴的控制权?

合伙人制度最直接和最现实的作用是强化并巩固创始人及管理层对公司的控制。

2013年,阿里巴巴希望以同股不同权的合伙人制度在香港上市,但由于港交所不认可合伙人制度,亦不接纳同股不同权机制,阿里巴巴赴港上市遭遇碰壁,最终转而到美国上市。

2018年4月,香港市场迎来近25年最重大的一次上市机制改革,“同股不同权”不再成为上市阻碍,内地互联网企业的赴港上市潮由此开启。港交所变革仅一个月后,就有市场消息称阿里巴巴计划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2019年11月阿里巴巴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成为首个同时在美股和港股两地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

合伙人制度是阿里巴巴有效管理企业的组织形式,能够解决阿里目前管理团队股权过低的现状,实现同股不同权。阿里巴巴合伙每年通过提名程序向下文所述的合伙委员会提名新合伙人候选人。合伙委员会对提名进行评估后,决定是否向全体合伙人提交合伙人候选人提名。候选人需要至少75%的全体合伙人批准方能当选合伙人。

什么是同股不同权?

同股不同权为AB股结构,B类股一般由管理层持有,普遍是创始股东及其团队,B类股每股有N票(通常为10票)投票权。A类股一般由外部投资者持有,此股东看好公司前景,因为甘愿牺牲一定表决权作为入股筹码。故在作出重大决策时,管理层可以保证一定控制权。

在阿里赴美上市时,就已经和软银、雅虎达成了协议,他们只享有股权分红,但不干涉管理,这就保证了马云手中的控制权、决策权。

阿里合伙人资格:

  • 拥有正直诚信等高尚个人品格;
  • 在阿里巴巴集团、我们的关联方及/或与我们存在重大关系的特定公司(如蚂蚁金服)连续工作不少于五年;
  • 对阿里巴巴集团业务作出贡献的业绩记录;及
  • 作为「文化传承者」,显示出持续致力于实现我们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以及与之一致的特徵和行为。

合伙人的职责

合伙人的主要职责是体现和促进实现我们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我们期望合伙人在公司内外向客户、商业合作伙伴及数字经济体的其他参与者传播我们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

合伙委员会提名与选举

合伙委员会由不少于五名合伙人(含合伙委员会长期成员)组成,目前成员包括马云、蔡崇信、张勇、彭蕾、井贤栋及王坚。合伙委员会负责组织合伙人选举事宜,以及分配所有管理层合伙人年度现金奖金池的相关部分,其中支付给担任我们高级管理人员、董事以及合伙委员会成员的合伙人的任何金额,必须获得我们的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批准。合伙委员会长期成员由一至两名合伙人担任,马云先生和蔡崇信先生担任首任合伙委员会长期成员。

除合伙委员会长期成员外,合伙委员会成员的首届任期为三年,可以连任多届。合伙委员会成员选举每三年举行一次。合伙委员会长期成员可无须选举而留任合伙委员会,直至不再担任合伙人、退出合伙委员会,或因疾病或永久丧失行为能力而无法履行其作为合伙委员会成员的职责。继任的合伙委员会长期成员由即将退休的合伙委员会长期成员指定,或由当时在任的另一个合伙委员会长期成员指定(视情况而定)。

每次选举合伙委员会成员之前,由在任合伙委员会提名下届合伙委员会成员候选人,候选人数等于下届合伙委员会成员人数加上三名额外的提名人选,再减去留任的合伙委员会长期成员人数。每位合伙人投票选举的提名人数量等于下届合伙委员会成员人数减去留任的合伙委员会长期成员人数。除获得票数最少的三名被提名人外,其他被提名人将入选合伙委员会。

合伙人的退休和免职

合伙人可选择随时从合伙退休。除长期合伙人外,所有其他合伙人必须在年满60周岁、或使其有资格担任合伙人的聘用关係终止时退休。马云先生和蔡崇信先生担任长期合伙人,可持续担任合伙人,直至年满70周岁(这一年龄限制可由多数合伙人表决延长)或退休、身故、丧失行为能力或被免去合伙人职位为止。

任何合伙人(包括长期合伙人在内),如果违反合伙协议中规定的标准,包括未能积极宣扬我们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或存在欺诈、严重不当行为或重大过失,可经在正式召开的合伙人会议出席的简单多数合伙人表决予以免职。与其他合伙人一样,长期合伙人必须维持下文所述适用于所有合伙人的持股水平。

达到一定年龄和服务年限后退休的合伙人可由合伙委员会指定为荣誉退休合伙人。荣誉退休合伙人不担任合伙人,但可获得年度现金奖金延付部分的分配作为退休后款项。

长期合伙人如果不再作为我们的员工,即使仍担任合伙人,也不再有资格获得年度现金奖金池分配,但如果其担任荣誉退休合伙人,即仍可继续获得延付奖金池的分配。比如2016年8月,阿里巴巴原CEO陆兆禧与原淘宝网CEO姜鹏退休,成为荣誉合伙人。荣誉合伙人不能行使合伙人权利,但有权从延期奖金池中获得分配。

合伙人董事提名权

(1)董事会的简单多数成员由阿里巴巴合伙人提名(与股份比例无关)。
(2)经提名后的董事候选人,由股东大会过半数通过。
(3)如果阿里合伙人提名的董事未获得股东大会选举通过,或者该被提名人离开董事会,阿里巴巴有权另外任命一人为临时董事,直至下一届股东大会召开。软银在持股达到15%以上的情况下,拥有一席董事提名权。其他董事则由董事提名委员会提名。而可怜的雅虎,并没有董事提名权,更别说其他小股东了。

阿里已与软银和雅虎签署了一项投票协议,软银和雅虎同意在每年股东大会上投票赞成阿里巴巴合伙人提名的董事候选人。因此,只要软银和雅虎仍是大股东,阿里巴巴合伙人提名的董事将在任何一次会议上获得多数票,并将当选为董事。

为了保证合伙人这一权力的持续有效,阿里巴巴还规定,如果要修改章程中关于合伙人提名权和相关条款,必须获得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所持表决票数95%以上通过方可。

按此规则,管理团队只要持股达5%,则其他股东都无法修改合伙人制度,合伙人的“董事提名权”坚如磐石,难以打破。阿里合伙人拥有了超越股东的董事提名权和任免权,即使只持有小小的股份,也能够通过合伙人结构控制公司。就是说,股东对公司完全脱离了控制。

通过阿里的合伙人制度的设计,我们可以看到:

1.阿里的大事大部分由董事会决定;

2.超过半数的董事由阿里合伙人决定;

3.阿里合伙人的进入和退出由合伙人委员会决定;

4.马云是合伙人委员会成员;

5.如果要改变阿里合伙人的规则,马云拥有一票否决权。

正是阿里具有这个前瞻性的制度设计,作为创始人的马云才有机会在2019年“卸任交棒”,卸任明面上的职务,但他仍是阿里最大的个人股东、董事、永久合伙人、合伙人委员会成员,借助阿里的合伙人制度,马云仍然能掌控整个阿里帝国。

版权声明及安全提醒:本文转自网络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金融文库」立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金融文库」仅提供免费交流与学习,相关内容与材料请勿用于商业。我们感谢每一位原创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如本转载内容涉及版权及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客服处理(微信号:JRwenku8),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