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银行李兴双:迈向“数据驱动提质年”

2020年是长沙银行的“数据驱动提质年”,将持续深化敏捷转型,建设人力、财务、运营、数据、产品、风控等六大中台,以技术架构和组织架构的迭代升级为数字金融提供新动能。

3月29日晚间,长沙银行公布了2019年年报。年报显示,长沙银行资产规模突破6000亿元,营收、净利润均实现双位数增长。这样一份业绩答卷与其推进数字化转型密不可分。2019年是长沙银行的“数字驱动年”。依托“科技引领、数据驱动”,长沙银行构建起“线上+线下”、“客户+账户”、“数据+生态”、“体验+口碑”的金融新零售模式,坚持走科技引领转型、体验创造价值、农村包围城市的发展道路。长沙银行全面推动零售业务转型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

长沙银行首席信息官李兴双在接受专访时表示,2020年是长沙银行的“数据驱动提质年”,将持续深化敏捷转型,建设人力、财务、运营、数据、产品、风控等六大中台,以技术架构和组织架构的迭代升级为数字金融提供新动能。

以“科技引领、数据驱动”作为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涵

记者:您如何看待金融科技在银行中的应用?

李兴双:金融科技是赋能现代商业银行的利器。通过强化金融科技在银行的应用,推动业务与技术融合,赋能银行在客户服务、精准营销、成本控制、风险防控和产品方面进行模式创新与增效提质。

记者:商业银行在数字化转型中面临哪些挑战?转型路径应该如何选择?

李兴双:商业银行的数字化转型不是简单地将某个业务、某个产品实现数字化,而需建立快速吸收新技术及商业模式、快速自我创新的机制及能力,形成一个优秀的自组织、自创新的生态,并在推动转型和持续变革中实现不断自我进化的能力。

数字化转型路径应当在央行《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的顶层设计下,结合实际情况因地制宜。我行提出要立足两大客群,聚焦两个核心,做好一个保障。两大客群就是深耕市民和产业客户,做好湖南人的主办银行;两个核心就是移动优先和数据驱动;一个保障,就是敏捷转型。通过“业务/科技/组织”三轮驱动协调发展,推动数字化转型。

记者:长沙银行如何将金融科技运用到日常业务中?

李兴双:对长沙银行来说,“科技引领、数据驱动”是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涵,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和5G等技术,分阶段、分版块推动金融科技在日常业务的应用落地。2019年我行金融科技应用主要聚焦于抓好渠道布局、生态构建、服务提升、智能风控四大关键。

渠道布局方面,通过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为客户提供立体化全渠道的综合服务。线下,坚持“立足长沙、深耕湖南”,持续优化网点布局,加快推进机构下沉县域农村,大力推进农金站点建设。线上,我行已实现网上银行+电话银行+微信银行+手机银行四位一体的服务平台布局。

生态构建方面,立足湖南市场,围绕居民衣食住娱行方面的需求,通过快乐商城+呼啦支付,链接本土生活,平台化赋能中小商户,联动商户端与用户端,形成用户流、资金流、信息流“三流合一”,加速构建金融+生活的金融生态圈。

服务提升方面,提出做中国最快乐的银行,秉承3A(Anytime Anywhere Anyway)理念,为客户提供快捷、便利、全天候的服务。

智能风控方面,结合线上、线下海量数据,进行风险画像,打造全面风险控制体系,加强风险动态管理、贷后预警等,实现不良率持续下降。

长沙银行

未来三年,金融科技人员将再翻一番

记者:目前商业银行与金融科技企业的关系已经由竞争逐步转为合作,在和金融科技企业的合作上,长沙银行有哪些尝试?

李兴双:当前银行业加大开放力度是大势所趋,对外开放深度、内部改革强度和跨界合作力度都前所未有。过去一年,一方面我们跟华为、阿里云、腾讯云、平安壹账通等头部企业达成了战略合作,并且已有很多项目陆续落地,比如我们和阿里云合作打造超级App,计划形成平台式开发的创新氛围,让产品回归业务,让代理回归专业,让真正听见炮火的团队有自主的创造空间。另一方面我们也在探索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的新模式,构建金融科技生态,与金融科技企业共同成长,实现金融科技成果的先行先试和快速应用,全面提升我行在数字化应用领域的技术和业务优势。

记者:在选择合作伙伴时,长沙银行更应看重哪些技术或资源?

李兴双:对于选择什么类型的企业进行合作,选择此类合作伙伴更看重哪些技术或资源,我行朱玉国董事长认为,在当前汹涌的竞争格局和金融科技浪潮下,必须要清醒认识到“核心技术和管理能力是买不来的”,掌握“核心科技”、构筑核心能力必须坚持“以我为主”。同时,我们也要保持开放心态,要善用外力,借船出海。在充分自主和风险可控前提下,积极引进新技术、新模式和合作伙伴。

记者:各金融机构都在加大金融科技上的投入,对专业技术人员和复合型人才都有巨大需求。长沙银行如何组建自身金融科技人才队伍?

李兴双:在金融科技人才队伍建设上,我行在持续加大投入,2019年全年新招聘人员中,科技人员占比超过74%,同比增幅超过36%。2020-2022年我行计划金融科技人才队伍将在目前数量的基础上再翻一番,并进一步优化人才结构。具体来说:

一是成立金融科技实验室,引进和培养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方向的高端人才,提升我行在金融科技新技术在金融场景的应用能力;二是将成立广州研发部,方便在粤吸收金融科技人才,以广州分行特色业务研发为基础带动本行湖南辖内的金融科技发展;三是将成立分支行研科技支持团队,以优质校招生为主,将落地一系列完整的培养计划,打造一批中间业务的专业产品经理,对内对接总行研发进行产品设计、对外直面客户进行产品能力输出。四是以人才画像和能力地图为基础,建立符合我行现状的培训体系,提升金融科技人才队伍的整体能力;五是将重新优化IT岗位序列的晋升制度,形成具备竞争力的IT岗位职业发展路径,做到能吸引人才、能留住人才;六是推动金融科技人才从技术部门向业务部门输出将成为常态化,将促进技术和业务的深度融合,树立数字化思维,提升全行的数字化思维和能力。

疫情之下,银行的责任与金融科技的使命

记者:此次新冠疫情给长沙银行带来了哪些影响?您如何评价金融科技在抗击疫情中的作用?

李兴双:新型冠状病毒对于整体行业的影响是巨大的,当前正值疫情防控期,中国人民银行陆续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支付结算有关工作的通知》等指导意见。长沙银行积极响应政策,除了加大线上化之外,还通过增信、降息、展期、续贷等方式定向扶持企业。这一次疫情给我们带来的影响主要分为两个方面:

一是对于“移动优先”战略的坚持。2019年,网上银行转账笔数增长13.99%,手机银行增幅达到了358.60%,而柜面交易月均交易量同比下降了16%,这都得益于核心业务场景实现100%线上化以及智能导航覆盖率达到97%。正是因为坚持“移动优先”战略,手机银行成为了全行业务的主战场,才在疫情防控期间未影响用户的使用与体验。

二是对于“金融科技”使命的思考。疫情防控为银行加快推进业务线上化、数字化提供了契机,但也对线上渠道的基础设施提出了新的要求,比如身份认证、交易意愿确认、大数据分析等等,我行以金融科技力量全方位赋能金融抗疫工作,为客户提供暖心的线上服务。为了助力当地企业复工复产,我们及时推出了对公服务大厅、企业员工信息收集等功能,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第一时间响应了“19号文”,并通过电子渠道成功地为单位办理开户、变更等账户业务,3月26日正式推出对公线上开户服务,上线当天有17人发起申请,有10人顺利完成了开户。

这一切的背后一方面是银行的责任所在,另外一方面也是金融科技的使命所在。

2020年迈向“数据驱动提质年”

记者:未来长沙银行在数字金融方面有哪些战略规划?

李兴双:我行将围绕“线上化、数字化、智能化”三个阶段,立足服务智能化和能力开放化两个方面,以重点突破带动数字金融的全局发展。

聚焦智能化服务:借助金融科技技术,以客户为中心,着眼于居民生活、企业生产实际需求,全面推动客户端到端旅程数字化改造,构建智能化渠道、智能化产品、智能化服务、智能化风控。持续完善客户精准画像,为客户提供个性化的服务体验。增强金融风险防控能力,结合客户群体和金融场景,搭建智能化的风险决策引擎,做好客户信息保护,强化网络安全风险管控。

聚焦开放化能力:以开放的思维和心态,持续进行银行金融能力的输出,扩大金融服务的覆盖面,为广大客户群体的生产生活、创新创业金融赋能,切实提升客户的获得感、体验感。树立数字化运营思维,提升数字化运营能力,探索新的经营和服务模式,为地方发展、中小企业、市民居民提供更优的服务。

2019年是我行的“数字驱动年”,2020年是我们的“数据驱动提质年”,未来我们将持续深化敏捷转型,打造”业务+科技“的融合敏捷,持续建设人力、财务、运营、数据、产品、风控等六大中台,以技术架构和组织架构的迭代升级为数字金融提供新动能。我们数字金融的愿景是“把最合适的产品,以最舒服的方式和最快的速度,提供给最需要的客户”。

版权声明及安全提醒:本文转自网络平台中国电子银行网,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金融文库」立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金融文库」仅提供免费交流与学习,相关内容与材料请勿用于商业。我们感谢每一位原创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如本转载内容涉及版权及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客服处理(微信号:JRwenku8),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