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年报解析:建行被低估了吗?

作者| 斯奔色

优势筑底,顺势而为

去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对银行业带来不小冲击。疫情之下,哪些银行的业务突出、业绩亮眼?竞争加剧,分化加速之下,又有哪些银行思危求变、凤凰涅槃?

财经早餐研究中心推出“银行那些事儿”特色系列专栏。从国有大行、股份制商业银行中精选出4家具有代表性的银行,与财友们共同探讨当下银行业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2020年对于任何一家银行都绝非轻松平稳的一年。

虽然建设银行在这一年经历了净息差同比降低、前三季度利润增速放缓等局面,但是它运用其精细的管理水平和战略布局,加之前所未有的科技投入,最终用低负债成本和稳健的资产质量两大核心要素成功攻坚,告诉我们“一切都尽在把握之中”。

疫情背景下,建设银行取得了亮丽的成绩。截至2020年年末,建行实现了资产总额28.13万亿元,较上年增长10.60%的成绩。六大行中,建行总资产规模排名第二,仅次于工商银行。再说营业收入,建行2020年营业收入达7558.58亿元,同比增长7.1%,成为营收增速最快的国有行。

作为回馈,建设银行2020年度拟派息总额达815.04亿元,每10股派发3.26元(含税),是每股派现最多的国有大行。

同时,六大行现金分红也将再创新高。据各家披露的分红预案显示,2020年六大行拟现金分红总额达3418.87亿元,较2019年的3352.34亿元增长66.63亿元。

银行年报解析:建行被低估了吗?

1.盈利模式多元,息差触底反弹

就盈利能力来说,建行2020年净利润增速位居大行前列,其四个季度的归母净利润累计同比增速分别为5.12%、-10.74%、-8.66%和1.62%,净利润增速转正,最终实现2735.79亿元,同比增长1.62%。值得注意的是,第四季度的归母净利润单季同比增速为57.57%,较第三季度大幅提升。

银行年报解析:建行被低估了吗?

这主要取决于资产端的贡献。得益于建行2020年高达10.2%的生息资产扩张,其净利息收入较上年增加388.43亿元,增幅7.23%。

利息收入的背后也意味着建行对资本的积极运作:2020年,建行贷款总额同比提升了11.7%,达到四年高点,贷款主要体现在对公及小微贷款,其中按揭贷款降速增长9.9%,信用卡和消费贷则分别增长11.4%、39.6%。生息资产的增长和积极投放带动了净利息收入的增长。

虽然利息可观,但建行2020年的净息差比前一年却略有微降,同比收窄13bps至2.19%,其中原因有二。一是上述大量的对小微个体的让利性贷款,加之同业存放收益率的降低拉低了资产端定价和收益,LPR改革和当前世界经济下行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原因。二是在负债端,于去年国有大行激烈的存款竞争,大量客户加大了定期存放比例,将建行的定期付息成本抬高了20bp。

除净利息收入外,非利息收入也值得关注。

2020年建行非利息收入同口径增长6.8%,财富管理类业务是推动手续费增长一大主要原因,其中代理业务(主要为基金)手续费增长2.8%,理财产品业务增长3.9%,私人银行AUM增长17.9%,子公司保险类业务增长更高达37.1%。非利息收入近年来成为越来越重要的一个衡量银行业务水平的指标,而建行金融牌照齐全的综合化经营模式是其显著优势。

相比于同类大行,建行不仅可以通过子公司经营期货,还可以经营信托。

银行年报解析:建行被低估了吗?

2.资产质量平衡可控,不良认定日趋严格

衡量资产质量最核心的指标是不良率和拨备率。2020年,建行不良率三个季度持续上行,达到1.56%,环比提高3bp,其中受疫情冲击大的商业服务板块更是新增超170亿的不良余额。

除疫情外,建行采取了更严格的不良率核算方式,直接扩大了不良资产(包括不良贷款、延期还本付息贷款和部分关注类贷款)范围,将可疑不良资产,如逾期性质未明的资产统统划入其中,并完成了1904亿的不良资产处置。这也一定程度反映了公司报表干净,资产质量可信任。

与不良率相反,建行2020年度关注率和逾期率双双下降。建行年末关注贷款率为2.95%,较年中下降4bp,逾期率较年中下降5bp至1.09%,达到2011年来最优水平。

综合来看,虽然建设银行年内受到宏观经济下行影响,产生高于上一年的不良率,但是其资产质量指标比以往更为扎实,随着宏观经济环境向好,建行资产质量有望迎来改善。同时,鉴于不良认定标准已经较高,未来不良率持续提升的空间不大。

此外,在前三个季度拨备计提较充分的情况下,建行四季度降低了拨备计提力度,推动最后一个季度归母净利润大幅增长,为全年净利润增速转正提供了帮助。2020年末,建行拨备覆盖率为213%,较上年末下降了1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略有下降的同时,拨贷比3.33%,基本保持稳定。

银行年报解析:建行被低估了吗?

提到资产质量就不免提到资本充足率,它意味着一家银行有多大能力抵御外部风险。2020年度,建设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62%,较2019年下滑0.26pct。由于贷款和债券投资的放宽,资本内生积累速度也相应放缓。但一大亮点是其存款的增长:2020年建行总负债增长11.0%,增速12.0%,领先于同类大型银行,这也是建行敢于投放贷款的原因之一。

存款之中,个人客户的存款大幅增长17.0%,导致个人客户存款占总存款比上升至50.1%,说明近几年建行加大争取基层存款力度取得了成效。

当然,建行一直都有十分优秀的零售存款基础:存款总量第二,活期第一(银行存款中,成本最低,最优质的要数活期存款)。其在计息负债端高达83.32%的存款占比也说明了它有十分稳定的负债资本。此外,在外来渠道,建行在2020年完成了20亿美元境外二级资本债券和650亿境内人民币资本债券发行。

3.普惠金融持续发力,零售业务再创新高

如果观察上述的建行2020年度贷款走向,不难发现其对于零售贷款的重视程度(虽然对公贷款,如交通仓储、租赁商务,制造业、电力燃气和房地产等仍是主导)。

2020年,建行普惠金融贷款的余额及增量均为市场第一,前者高达1.45万亿元。在零售端,个人经营贷1385亿,较年初大幅增加超900亿,个人消费贷款2645.81亿,同比增速近40%,显著高于全行贷款增速。

同时,传统优势的零售信贷仍保持着可观的增长,按揭贷款降速增长9.9%,信用卡增长11.4%。

银行年报解析:建行被低估了吗?

高速“向个人转移”间接说明了建行未来的业务重心。零售业务之所以备受瞩目是因为它具有低资本消耗,长期贡献稳定,带来利润相对较高的特点。

随着未来社会财富,家庭财富的不断积累,零售将越来越呈现这一态势。事实上,很早以前,建行就积极投入网点建设,以及精细化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向“全”,“精”,“专”进发,只为建立起自己的护城河。

从一组数据可以看出建行的零售获客能力:建行现在已然是最大零售信贷银行,其2020年全行个人客户数量超7亿户,个人客户的金融资产达到14万亿,借记卡开卡数量超过12亿张。

而获客、留客的能力很大程度是靠科技创新提升的。例如,2020年,在“建行快贷”上产生的贷款记录就占了总个人消费贷的绝大部分,并产生了42.32%的增幅。

银行年报解析:建行被低估了吗?

同时,在个人消费贷基数如此大的基数上,不良率却大幅下降,最终落在0.99%,体现了建行“大数据选人看人”的实力。2020年,在金融科技领域,建行的投入比前一年增加25%,占营业收入的2.93%,产出专利368件,统统领先于同行。

其科技布局的结果不仅体现在客户量的增长,也体现在行业领先的手机银行月活量和高达90%的3R风险预警准确率。

在可见的未来,科技将越来越成为其业务增长的引擎,建行也有望通过科技融合线上线下业务,重构中小企业信用体系,持续优化信贷结构。数据显示,2020年建行向328家中小银行输出风控工具,积极打造风险共治的新生态。

此外,针对个人住房贷款等大众关心的话题,建行提出,将继续放慢个人贷款增速,有序降低房地产相关贷款在各项贷款中的占比,为房地产行业健康平稳发展提供支持。

2020年,建设银行纵深推进普惠金融、金融科技和住房租赁“三大战略”,正如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所说:“随着‘三大战略’的深入推进,‘第一曲线‘和‘第二曲线‘搭力续势,新的金融思维已融入我们为客户服务的方方面面。”

4.优势筑底,顺势而为

无论是线上零售还是其他科技创新,建行都在用传统身份开展着不传统业务。在蚂蚁金融向传统银行业进军的今天,当我们以为大行们苦于前所未有的挑战时,他们却远比我们想象的更机警,更灵活。

对建行来说,互联网金融与其说是对手,更像是值得学习的伙伴,建行曾多次通过后者的平台实现流量获客。此外,除了To C深耕零售市场,建行还用“智慧政务”打开一道突破口,同时实现与政府和基层人民的合作,累计帮助1.2亿用户完成了10亿次业务,充分实现了利用金融科技“建生态、搭场景、扩用户”这一目标。

应势,一直都是建行的成功利器。然而,此处的应势并非想表明建行的“被动”,恰恰相反,它代表了一种主动出击的能力。

且不说它紧跟国家经济动能的转换,从发展“投资拉动内需”相关业务到开发“消费拉动内需”相关业务,它在金融房产领域的成功就是一个主动结合自己优势“造势”的过程。从最开始的房地产开发贷和个人住房贷,到近期的房地产租赁业务,建行一直坚持优先配合刚需群体。

如果要问建行为什么能吸引如此多用户,恐怕不止于它带来的利好和回馈,而更是温暖和担当。

温暖可能是线上线下贴心的服务,而担当可能体现在“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普惠金融”和“促进房地产行业健康发展”。随和中国的经济发展,建行也为我们展现了特色建行道路:综合化、差异化发展,重生态,重服务。

用长期投资者的眼光看,在未来,建行有望继续保持稳定的负债,稳健的资产质量,不良资产也将继续出清。

当然,鉴于房地产按揭贷款在建行营收端的比重,以及收紧的房地产贷款政策,也不可忽视其中可能存在的风险。若疫情好转,大行有望利用充足的资本获得更大的业绩弹性和超额收益。

优势筑底,顺势而为。作为国产大行,保持稳健基本盘的建设银行正在砥砺而行。

版权声明及安全提醒:本文转自网络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金融文库」立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金融文库」仅提供免费交流与学习,相关内容与材料请勿用于商业。我们感谢每一位原创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如本转载内容涉及版权及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客服处理(微信号:JRwenku8),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