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振兴银行陈梓培:解读“科技型银行”背后的“技术含量”

在成立第二年,辽宁振兴银行便在其未来五年发展规划中确定了打造“科技型银行”的战略。

2017年,辽宁省首家民营银行——辽宁振兴银行正式成立。在成立第二年,辽宁振兴银行便在其未来五年发展规划中确定了打造“科技型银行”的战略。在这一战略指引下,辽宁振兴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全行实现营业收入7.17亿元,同比增长246.44%;净利润0.75亿元,同比增长457.91%。短短不到三年的发展时间,这家年轻的民营银行秉承“科技助力振兴”的理念,正逐步探索成为专而美的科技型银行。

作为一家刚刚起步不久的银行,辽宁振兴银行的科技“底气”从何而来?在技术加持下取得了哪些突破?对此,记者对该行开发中心副总经理陈梓培进行了专访。

陈梓培
辽宁振兴银行开发中心副总经理陈梓培

麒麟、八爪鱼、磐石、云雀、猎鹰五大技术平台,推动银行数字化建设

记者:作为辽宁省首家民营银行,辽宁振兴银行如何在立足东北的同时发展全国业务?

陈梓培:我行是辽宁省首家民营银行,着力支持辖区小微企业发展对我行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行将支持辖区小微企业作为本行线上业务发展的重要策略和基本原则。协助沈阳市政府搭建完成沈阳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并成功推出相关产品,为金融支持本地小微企业发展提供了有力抓手。

同时,利用线上手段发展普惠金融。本行主要信贷业务为线上“小额、分散”业务,主要客户群体为个人消费者和小微企业。通过线上方式,全年累计服务个人和小微客户超过500万,遍布全国除港澳台外的31个省级行政区,其中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客户占比近80%,覆盖了许多从未获得过银行贷款服务的长尾客户。

记者:在数字化建设方面,辽宁振兴银行目前取得了怎样的成绩?是否也遇到一些挑战?

陈梓培:在数字化建设上,我行加强了科技战略、组织和人员建设。在战略上,制定科技五年发展规划,明确四大能力建设目标、战略实施路径。组织上建立并优化了扁平化的科技组织架构,根据工作需要成立包括科技规划及管理中心、科技基础架构中心、科技开发中心、科技运维中心、大数据和数据治理中心的科技板块五大中心。人员建设上,招聘高素质科技人才与技术服务外包模式相结合,确保各项目按时落地。

提高科技支持业务发展水平。建设本行统一支付平台、风控平台、手机银行、微信银行、网贷2.0等重要系统,线上业务所依托的基础架构、大数据、线上交易等系统及相关工作基本实现自主可控。制定线上业务科技对接标准接口,建立标准化对接流程,负债端科技系统开发测试周期从35天缩短至10天,资产端科技系统开发测试周期标准接口从45天缩短至20天、非标准接口从60天缩短至30天,提高了重点资产负债线上业务项目上线投产效率。实现监管数据报送科技化,报送数据处理对接效率提升30%,批量效率提升60%。

建设五大科技基础平台。搭建涵盖消息中心、批量调度平台、配置中心和文件系统的麒麟分布式开发平台,有力支撑了线上业务系统研发的自主、可控。搭建云雀开发运维一体化平台,实现需求线上化闭环管理试点,持续集成和持续部署投产使用,可节约线上业务项目80%投产时间。搭建猎鹰分布式监控平台,完成系统层的监控系统、应用层的交易链路监控系统,支持对业务相关情况开展多维度监控,并提供实时图表监控、预警,为定位问题、快速决策提供了保障。搭建磐石信息安全管理平台,完成信息安全基础环境建设,建立信息安全风险评估机制以及信息安全保险模式,平台可确保信息安全贯穿线上业务产品整个生命周期,做到安全前置化、运营场景化、流程精细化。搭建八爪鱼大数据平台,完成大数据基础平台、采集中心、资产负债风险等数据模型、相关报表系统、移动驾驶舱等建设任务,全年节约网贷系统数据储存空间成本70%。

通过数据梳理与应用形成本行数据资产。整合清洗本行负债和资产渠道业务相关数据及传统核心数据表、渠道用户中心数据表,实现线上业务的实时数据接入。资产端进件、授信、调额、用信实时业务以及负债端充值、提现、申购、赎回、开户业务等的实时监控和预警。

积极准备申报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我行已完成22项软件著作权、12项发明专利、4项外观专利申报工作,并与吉林大学珠海学院成功签署高新申报产学研协议,与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东北大学物联网研究所初步建立合作关系。

作为中小银行,应该说我们依然面临着一些挑战。比如说银行品牌影响力较弱,抗风险能力不强,“区域优先、小微优先”的发展思路仍未有效落地,产品体系建设仍需加强,一体化运营能力亟待提升,消费者权益保护及反洗钱等工作距离监管要求仍有差距。

记者:您认为银行要获得竞争优势,应打造自身哪些核心能力?

陈梓培:一是自主获客能力。银行应首先明确发展定位、确定目标客户群,例如我行客户群体以个人消费者和小微企业为主。将业务与场景进行深度结合,找到真正有需求的目标用户群,绘制精准的用户画像,提供符合用户需求的产品服务,进而实现价值转化。

二是客户运营能力。坚持“以客户为中心”精准分析客户行为,准确触发客户需求,为客户提供差异化、个性化的服务。挖掘更符合客户需求的产品服务,帮助其提高资金管理的效率,从而使客户体验到超出必需服务外的惊喜体验,进而提高客户忠诚度、满意度。

三是金融科技能力。明确银行的金融科技战略,通过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方面的建设投入形成强大的金融科技能力。在科技创新的技术支撑下提高自主获客能力和客户运营能力、降低运营成本,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和质量。

辽宁振兴银行陈梓培:解读“科技型银行”背后的“技术含量”

依托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提供金融解决方案

记者:面对民营银行差异化定位发展的需求,辽宁振兴银行在为小微企业和个人消费者提供相应的金融解决方案时具体应用了哪些金融科技技术?

陈梓培:首先是大数据方面。我行完成大数据基础平台、采集中心、资产负债风险等数据模型、相关报表系统、移动驾驶舱等建设任务。以八爪鱼大数据平台为基础,建设先进完备的大数据风控配套系统。搭建风险数据ODS平台,建设风险数据集市,实现风险数据的有效整合沉淀,为互联网贷款项目的资产质量监测分析、风险特征变量分析、模型迭代优化奠定基础。此外,我行BLAZE决策引擎项目是目前国内决策引擎项目中自动化程度最高的项目,一般决策引擎项目只实现策略部署的自动化,而我们做到了模型接口调用的自动化。

再有就是人工智能方面。引进机器学习自动建模产品MaximAI+Kaleido,建设机器学习建模平台,使用其随机森林、GBDT、深度学习、关联图谱等机器学习算法自动化建模,可提升授信、反欺诈、风险预警、调额、催收等风控模型开发效率,缩短模型开发周期,逐步实现模型标准开发,逐步实现风控模型快速优化、快速迭代。

记者:很多银行会选择与金融科技企业合作开展业务,贵行在选择合作伙伴时更看重哪些技术或资源?

陈梓培:目前我行以与外部头部金融科技企业平台合作为主,已制定线上业务科技对接标准接口,建立标准化对接流程。截至目前,我行在资产端,采用直联方式与百度、美团、小米、平安普惠等头部平台开展资产业务项目合作,有力支撑了资产业务快速发展。同时积极推进研发自营业务产品和模式。在负债端,接入京东、百度、360、小米等头部平台渠道,推出了“智慧存”、“如e存”等产品。

我行在选择合作伙伴中最看重其获客能力,其次是风控能力,同时也关注其对客户的服务能力。

记者:未来银行的数字化转型将不仅体现在网银、手机银行等媒介上,而是向智能银行过渡,辽宁振兴银行是如何向智能银行发展的?

陈梓培:首先是智能营销。我行依托大数据平台进行海量数据采集、数据加工、数据分析、数据处理,打造衍生变量平台、客户标签中心,逐步实现客户画像体系。同时结合银行数字中台能力实现千人千面的智能营销平台。

其次是智能客服。客服作为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桥梁,关乎企业的信誉和形象。建设智能客服平台有利于减少人力和管理成本、提高服务效率、实现24小时在线服务、提高咨询响应效率、满足广大消费者的服务诉求,逐步打造“善解人意”的智能客服平台。

再次是智能风控。通过引进机器学习自动建模产品MaximAI+Kaleido,目前我行已建成大数据驱动+精准AI模型+云计算技术的智能风控模式。

最后是智能审计。我行逐步推进无纸化、流程线上化、财务处理自动化,为实现后续智能审计提供基础。但目前智能审计还处于初级探索阶段,在审计过程中运用的智能审计还需要人为设定特定的指令,只能在特定基础审计工作领域达到效果,无法实现审计工作全覆盖,未来还需要加强探索,逐步实现智能审计平台。

记者:此次新冠疫情期间,辽宁振兴银行推出了哪些科技抗疫防疫的举措?

陈梓培:为响应和贯彻执行防范新冠肺炎疫情的要求,配合我行有关管理规定的落地。在科技方面我行采取如下举措,保证远程办公的需要,实现我行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两不误。

首先是明确远程办公方案。采取通过VPN 远程访问办公环境,通过VPN+云桌面 远程访问开发、测试环境,通过VPN+行内固定生产台式机现场访问生产环境或VPN+生产堡垒机远程应急访问生产环境。

其次是方案实施与技术保证。在落实远程办公方案的过程中,密切关注疫情变化及用户访问的需求与办公时效,及时储备、部署有关软件、硬件资源,快速响应和解决各类问题,确保各类办公环境的稳定运行。

最后是新手段的探索、创新应对疫情,我行探索并运用将科技的工作审批流程迁到钉钉平台,有效提高各类审批的处理时效。(实习生张靖笛参与本文内容整理)

版权声明及安全提醒:本文转自网络平台中国电子银行网,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金融文库」立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金融文库」仅提供免费交流与学习,相关内容与材料请勿用于商业。我们感谢每一位原创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如本转载内容涉及版权及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客服处理(微信号:JRwenku8),谢谢!